夏添

资深中国成员

2000年夏添还是浙江大学大一新生的时候,他听说有个国际的基金会可以给每位成员配置电脑并且提供出国交流旅行的机会。参加了基金会成员举办的宣讲会之后,他发现自己更加对其着迷。宣讲会上他们提到了线上讨论国际性的问题,社会服务项目和面对面交流的活动,这些都深深的吸引了他。”在因特网并不那么流行的年代,这些活动非常独特,可以带给你一个国际化的视角。

在夏添的基金会经历中,他总能感觉到一种国际化的思维模式。他学会了用开放的心态和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作为一名计算机工程师,他也总是选择“可以带给世界最多正面影响”的工作。毕业之后,为了更加深入的学习他的专业领域并带来真正的影响,他决定赴美读博。毕业之后他又加入了微软公司,因为它的软件产品可以给更多的人带来价值。

即使是在一家国际化的大企业工作,夏添也经常在基金会的圈子里寻找职业上的建议和多文化视角。“在我需要职业规划上的帮助的时候,基金会是最完美的智库,因为有那么多成功且富有经验的成员可以指导我”。站在个人的角度,他说“作为一个特殊时代长大的中国人,我现在生活和工作在美国,所有文化、社交和政治观点都充满冲突和矛盾,如果我不能学会宽容、理解和冷静分析各种观点,这些障碍都是不可逾越的。我在基金会的这些年,通过各种讨论、

作为一名政治学的学生,斯蒂芬妮·伍达德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去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相互联系的。对全球化持肯定态度的她被迪拉德大学的基金会成员打动,申请成为了基金会的亿员。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不仅给她带来了基金会其他校区成员那里的关于国际事务一手消息,也让她第一次可以亲身体验进入另一种文化的经历。这种经历不仅增进了她对于全球性问题的好奇,也让她决定毕业之后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专业进行深造。作为一名现任美国外交官,她现在的工作重心是移民和人权问题——这也是她在基金会期间发展的兴趣方向。

提到基金会的目标,她说:“国际公民精神很重要,因为它让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有了相互的理解和认识。很多时候人们并没有了解许多国际性事件,或者即使了解,他们也不明白这些事件为何发生。这种缺乏了解的情况可以导致大家采取冷漠、消极或者回避的态度。梅尔顿基金会就是旨在推进对这种事件的理解和认知。”

对于斯蒂芬妮,梅尔顿基金会不仅给予了她职业上的影响,还带给了她和其他基金会成员成为国际公民的条件。她感觉到基金会的经历让她敢于与来自任何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自信的交流。虽然一般人并不乐意主动与陌生人交流,基金会的成员却并不害怕与不同的人增进了解,因为他们认识到:我们所有人的相似大于不同。另外,在校三年期的初级成员项目中,基金会成员的写作、交流、分析和沟通能力都得到了培养,这对任何一份工作都是至关重要的。

除开这些参与国际性事务的技能、经验、意识以外,成为基金会的一员也带给了斯蒂芬妮一份长久的友谊。在台风卡崔娜袭击迪拉德、几乎完全毁掉了校园的时候,还是大二学生的斯蒂芬妮化从灾难中找到了动力:“当地球另一半的许多人在电视机里面看着这场悲剧的时候,基金会的管理层专门来到新奥尔良慰问我们。我们也收到了无数其他国家成员发来的慰问信,询问我们现状如何,需要怎样的帮助。我永远不会忘记,即使我被困在校外的小旅馆的时候,我依然与我来自印度、德国、智利和中国的朋友联系在一起,只因为我是一名梅尔顿基金会的成员、一名国际公民。”

Johanna Stahl

资深德国成员

作为一名心理学家、摄影师和希望可以和达尔文一样坐着小猎犬号探索的户外运动爱好者,尤汉娜·斯达恩博士拥有广泛的爱好。因为梅尔顿基金会的经历,她的研究方向是“同种偏见”。

在她考虑研究生学位论文的时候,心理学系的一个研究话题是“同种偏见”,旨在研究人们看到不同种族面孔时心理认知能力的差异。她看到这种比较显著的效应时想到也许充分接触过其他种族的人会有认知技能上的进步。于是她不仅决定了研究生学位论文的课题,也定下了自己博士学位的研究方向。现在她在萨尔兹堡的奥地利杰出人才科研中心担任研究员。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学到了如何带领和调解不同的人群,如何落实项目,如何与不同背景的人沟通协商。我与基金会其他成员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与散布世界各地的朋友有了打心底里的友情。对我来说,这是基金会最大的价值——一个真挚、真诚、开放的圈子”。

Divya Tyam

资深印度成员

当迪维娅·提亚姆十年前在班加罗尔加入梅尔顿基金会的时候,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决定将对她日后生活的影响。今天,作为一名在西雅图微软公司总部工作的一名软件工程师,她完成项目的方法是“了解用户的对社交的核心需求”。这个观点一部分来自于她的基金会成员经历——她在不同文化、地域甚至信仰中抗争和了解的过程。比如,她热爱艺术、数学和科学交叉处的探索,并且染指了绘画,地谜藏宝,图像设计和延时摄影等活动。

在一个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工作,她热衷于让更多女性了解技术并且定期参与到这种活动中。她觉得梅尔顿基金会“是一个发散思维爱好者和青年创业家的福地,这里鼓励和倡导实践新思想新创意”

Jenny Town

资深成员

“我在北明尼苏达的一个乡村小镇长大,虽然我一直梦想着比那里更大的世界,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它真的会发声在我身上”,杰妮·唐恩在她二十多岁的时候作为一名梅尔顿基金会的成员,离开家乡,远游四方。今天,她的关注点是世界上最不为人知的一个地方:北朝鲜。

她说:“梅尔顿基金会在许多方面都改变了我的生活,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让我更加坚信我可以在一个国际化的大背景下生活、有所成就”。作为美韩研究院的副研究员,和“北纬38度”网站的管理员,杰妮深入华盛顿特区和海外的朝鲜半岛政策研究圈子。她的工作帮助美国和北朝鲜的大众了解了相关政策、建立了学者和学生的民间交流。如果大家都不知道北朝鲜发生了什么的话,问杰妮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方敏

资深中国成员

对方敏来说,直到他加入了梅尔顿基金会,中国外面的世界一直是个谜。“通过我的项目和参加年会的经历”,方敏说,“我了解到了许多不同文化的观点,学到了不同的宗教信仰,文化冲突和国际性事务”。今天,作为一个在上海的风险投资家,方敏对基金会在“国际公民”上的关注感到激动。他说:“如果我们需要解决国际性问题,我们必须合作和培养一种社会责任感”。

12